行业新闻

陈春花:获得协同效应,管理者需要做出改变

2020-06-18 14:01:21

6月6日,金蝶携手知识实验室以及来自18大行业的标杆企业,共同发布了“中小微企业智慧成长计划”,希望助力中小微企业智慧成长。徐少春邀请了陈春花老师进行主题演讲。以下为演讲精彩实录。

 

2020年春天,所有人忽然懂得,在线化、数字化是个必选项。 做老师的人可能感受最深。我十几年前就开始做慕课,也就是在线课程,但那时教学的场景基本还是在线下。这一次疫情之后,从小学、中学到大学,老师们无一例外都在线上进行授课了。 在线化和数字化已经来到了我们的身边,没有人躲得开,我们必须去接受它。在我过去的研究中发现,这个过程中挑战最大的是,我们的组织管理,如何因应顾客的变化、业务的转型,去做相应的调整。


一、数字化时代,组织管理大不同

 
我们会面临一些之前没有遇到过的新问题,因为数字化时代组织管理与以往不同,这体现在五个方面:


1. 强个体


以前的组织管理关系中,是个体弱、组织强,个体必须服从组织;随着数字化的推进,个体跟组织的关系发生改变,个体会反过来要求组织提供他必要的东西。


2. 强链接


在今天,任何一个组织都处在强链接中。就像此次疫情,很多人认为国内目前的经济恢复速度非常好。但我们一定要明白,只有全球疫情防控完成,全球经济恢复,中国经济才有可能彻底恢复。我们没有办法独立的存在。不管你自己做得多好,疫情来了之后,就会发现绩效受到巨大影响,因为影响组织绩效的因素,从内部转向外部。


3. 不确定性


随着技术创新与技术创新普及的速度加快,这种不确定性给每个人都带来挑战。

 

4. 似水一样


整个组织不能再是一个稳态结构,要像水一样,遇到问题和挑战要能迅速调整。 

 

5. 共生态


似水一样的组织在调整中,要致力于与其他人共创价值生长空间,才会有机会。

1-20061Q4012RH.png

二、组织管理新旧逻辑的转换

 

我们在组织管理的逻辑中一定要回答四个问题:组织应该是什么样的状态?组织的效率从哪里来?在战略变化中,组织应该如何变?组织与外部成员之间是什么样关系? 


过去的组织由各个功能部门组成,但今天组织必须是一个整体,甚至这个整体中要包括顾客和外部合作伙伴;以前的组织效率用分工的方式得到,但今天要有广泛的协同才能获得最高的效率;整个组织要朝着更大价值空间走,共生是未来组织进化的基本逻辑;所有伙伴之间不再是主客体的关系,比如谁是谁的供应链、谁是谁的终端,而必须是一个互为主体的关系。


 以上这些就是数字化背景下,组织管理新旧逻辑之间发生的转换,即组织效率底层逻辑的改变。而这种改变,来源于四个重要的基本假设: 

1. 组织内和组织间的协同成为效率的重要来源


即使你自己非常好,如果与外部的组织协同不够,你的好是不能够被呈现的。


2.内外分享机制的设计是建立协同的核心


华为有非常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,但我希望大家重点关注的一个方面,就是它内外部分享机制的设计。这个设计,使得所有与华为相关的产业伙伴得以成长,也让它的员工得以成长。这是华为能够不断拓展、不断发展的重要原因。


3. 建立基于契约的信任体系


在数字化时代,借助于技术你可以与更多伙伴建立合作,这些广泛的合作就要靠基于契约的信任来维系。


4. 战略认知的转变


数字化时代的企业战略一定不是谈竞争,而是谈共生。 基于以上的判断,我得到一个结论:组织管理从演进,以获得系统整体效率最大化。


我们分析传统组织管理理论,它包含三个最重要的经典理论:一是泰勒的科学管理原理,它表明劳动效率的最大化一定要靠分工,一定要有流水线;二是韦伯、法约尔的组织管理理论,它表明分权、授权、层级结构,可以使组织效率最大化;三是人际关系理论和人力资源理论,它表明要使人的效率最大化,其最核心的是分利,让员工能够分享创造的价值。

 

简单一点概括,就是责、权、利的对等。这也回答了三个最重要的效率:劳动效率,组织效率,人的效率。这三个效率的来源就是分工、分权、分利。如果这些分不好,就一定得不到效率。 

1-20061Q40139362.png

但这些关注的都是组织内部,而数字化要求我们必须讨论强链接,要与外部协同,这种情形下,它就不再是一个的概念,而是的概念。所以, 想要获得系统整体效率最大化,我们必须做出改变。


三、改变自我,成为卓有成效的协同管理者


在整个组织的转变中,最核心的其实是管理者要做出改变。 巴纳德界定经理人有三项职责:

第一,提出和界定目的。要让大家知道为什么做这件事,意义是什么;


第二,发挥促进作用以便获得必要的努力。要让大家都愿意付出必要的努力;


第三,建立沟通体系。

1-20061Q401492I.png

他因此下了一个定义:经理人的职能,重在维持一个庞大而复杂的协作系统,而且这其中的每个人都愿意付出努力。 在我们过去的管理习惯中,对经理人的要求就是完成绩效。但在数字化的推进中增加了一个要求,就是在完成绩效的同时,必须维持系统,处理复杂性,而且让所有人的努力有价值。 如果经理人不能承担这个部分,而只是把自己的绩效完成,其实还不能帮助组织产生更大的可能性。 管理者必须知道,自己对组织的协同管理行为是有影响的。这个影响会在四个方面发挥作用:


1. 管理层的主要假设 


很多人问我,陈老师,你怎么面对不同的声音、不同的意见。我的基本假设就是,多元存在是基本的生态,我们必须接受,这就叫做基本假设。有了明确的基本假设,你才能帮助大家协同。

 

首先,你自己要有清晰而明确的价值取向。 


柯林斯在《选择成为卓越》这本书中提出,管理者要有“10倍领先的领导力,其最大的特点就是高度自律。如果你想带领大家协同,首先要有自律这个基本假设,而不是总是要求别人。我在任何一个组织中带大家做转型时,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有人负责我配合,没人负责我负责,其实这就是基本假设。


其次,一定要想办法通过你的沟通,帮助大家为共同目标努力。


最优秀的领导者并不要求别人为他服务,而是让大家为共同目标服务。杰克·韦尔奇刚到通用电气时,觉得整个组织非常糟糕。他形容说,管理层全部是屁股对着顾客,脸对着董事长。实际上公司应该追随顾客,这其实是最主要的假设。 


最后,需要有效的激励来促进协同行为。 


大家都说华为18万人就像一个人,其实我们应该看看它的激励系统是怎么设计的。一个非常好的激励系统,才能引导大家以特定的方式行事。

1-20061Q4015R16.png

2. 管理层的价值观 


管理层的对基本价值观的持续承诺,才能表达出企业的价值取向和定位。阿里巴巴的发展靠着非常强的价值观驱动,价值观甚至会纳入考核的一部分。在它的价值观中,很重要的一个部分就是要信任,因为信任可以让事情变得简单。 


马云经常说一句话,因为相信,所以看见。其实就是在说,一定要让你的价值观明确和简单,这样大家就是可以合作的。 


稻盛和夫先生能够把企业带到今天,成为经营的神话,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他的价值观,就是利他哲学 

 

3. 管理层的有效沟通


沟通包括对组织内成员的沟通和对组织外成员的沟通。对组织内成员的沟通最重要的一点是,最高管理者一定要在员工需要你的时候出现。 


拿破仑反思他自己为什么会失败时,说了一句话,我很久没有和士兵一起喝汤了。这个故事其实告诉我们,最高管理者应该和员工处在什么样的关系中。


 同时,在外部的沟通中,要使得外部可以了解、接受你,从而建立信任与合作。


4. 局部利益与整体利益


我们在组织内部常犯的错误,就是形成部门墙,以及通常所说的屁股指挥脑袋。其实就是不能调整局部利益和整体利益的关系,这是形成协同中最大的难题。 


《斑羚飞渡》的故事给我非常深刻的印象。一群斑羚被猎人逼到了悬崖边,唯一的退路就是飞过悬崖到对面去,但悬崖与对面山谷的距离太远,超过斑羚跳跃的极限距离。猎人开始欢呼,觉得这一群斑羚都会是他手中的猎物。

但就在那一瞬间,领头的斑羚迅速带领斑羚们分成两队,年幼的一队,年长的一队。年幼的这一队数量多了一点,队伍里中年的斑羚就默默走到年长的这边来,然后两队一对一的配好对。

 

接着其中一只年老的斑羚带着年幼的斑羚一起向对面山谷跳跃。飞到中间时,老斑羚做垫脚石,年幼斑羚踩在它的身上再一次起跳,成功跳跃到对面。每一对都是这样,年老的做垫脚石,坠落山谷;年轻的飞过去,一代一代的生命就这样得到延续的。


管理者一定要懂局部利益与整体利益之间的关系,只有整体利益、系统利益才贡献于组织目标,没有整体利益就不会有局部利益。华为多年前在一次关于部门墙的内部讨论中得出一个结论,我们即使是瞎子,也要保证能共同拼出一头真正的大象


 所以,如果讨论协同,管理者必须懂得以上这四件事。

1-20061Q402101F.png

那么卓有成效的协同管理者如何形成? 这样的管理者有这五个特征:行动导向,注重结果,愿意聆听,致力增长,懂得欣赏。

其中,愿意聆听和懂得欣赏是最不容易做到的。越是职位高的人、没有错过的人,其实是越难聆听、越难去欣赏他人。这对形成协同是很大的阻碍。


 在协同管理行为的培养上,我也给四个建议:第一,灰度管理。我们做协同管理一定要接受复杂性、接受多元化,协调其中包含的各种矛盾。第二,授权信任;第三,激励激活;第四,技术平台。 


改变从自我开始。尤其是对管理者而言,因为管理者决定组织的绩效,决定组织是否可以长期持续下去。 


改变中最重要的是,要理解怎么样做出正确的决定。我不断地研究之后发现,做出正确决定,需要关注两个维度:第一,致力于消除复杂性,创造新的客户体验;第二,致力于获取整体效率,与员工、合作伙伴成为伙伴。核心不是去证明自己正确,而是如何不断服务于业务,为顾客创造价值。


在整个转型中,我认为最大的挑战不在于技能,而在于管理者的心性。也就是,你愿不愿意回到你的基本假设、你的价值观,以及你对局部和整体利益的理解,来做出调整。 我期待更多的中小企业活得更好、发展得更好,只有整个生态好,所有人才会更好。

 

金蝶携手知识实验室以及来自18大行业的标杆企业,共同发布了中小微企业智慧成长计划,希望助力中小微企业智慧成长。